首页 > 莱芜要闻 > 正文

堤坝上地表温度60℃ 他们仍在喊潮

2019-08-02 14:56:37   来源:东方头条   评论:0

萧山日报 记者 刘殿君

高宜林和记者(右一)一起喊潮 首席记者 范方斌 摄

没人喜欢走“回头路”,可66岁的喊潮人高宜林则不然。在南阳街道美女坝,他“主管”一段不到三公里的堤坝上,无论春夏秋冬,他每天都要来回巡上一遭。这一“巡”,他“巡”了22年,行程几乎可以绕地球赤道两圈了。

老高古铜色的皮肤,中等身材。一双耐磨的胶鞋,一辆电动车,戴上头盔,身着反光条安全服,手握高音喇叭。这就是老高喊潮时的“标配”。

酷暑难耐。7月30日,我跟随高宜林,体验喊潮人的生活。我穿上安全服,和老高一起来到地表温度60℃的堤坝上。潮闷的天气,加上刺眼的阳光打在江面上的二次折射,堤坝上热浪滚滚,让人透不过气来。而老高似乎习以为常,熟练麻利地进入一个个工作“程序”。

午后潮水来的前一两个小时,老高就位,此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段。“习惯了,做了20多年了。”他笑着说。

“潮水来了,马上上岸。”高音喇叭传出老高响亮的“提示音”,每天这句话他要喊上几十遍。我也声嘶力竭地喊了几遍之后,嗓子已经吃不消了。

老高说,从1997年开始,作为龙虎村的村级森防员,他又主动当起萧山第一批“喊潮人”。直到现在,全区专职喊潮员不过十几个,是萧山最小的一个“工种”。

潮水有朝潮和晚潮,相对应老高也有了早班和晚班。他和龙虎村另一位喊潮员隔日轮岗。

老高坦言,夏巡三伏,几个小时下来,衣服都能拧出水来。冬巡三九,比高温天还难受。尤其夜巡的后半夜,江南冬季潮湿的天气够人“喝上一壶”。

之所以要喊潮,就是因为很多人“不守规矩”,翻过防护栏,进入河滩,玩耍或者钓鱼,有的是在不安全地带看潮。

在堤坝上一边巡视,老高一边翻开手机里的照片“证据”:这是7月27日,我在巡视中看到三个年轻人翻过防护栏进入江中玩耍,幸亏及时把他们叫上岸来,没过十分钟大潮就来了。

在老高的电动车后备箱里,有一本“日志”,他会把一天巡视的各种情况以及潮水“习性”,详细记录下来。20多年来,老高记录了20多本,这是钱江潮的“运动轨迹”,也是最原始的“地理档案”。

对钱塘江和钱江潮,高宜林有着源自内心的痴迷和热爱。即使不当班,他几乎每天也会在潮水来临前,去江堤上转转。用他的话说:习惯了,上瘾了。

只要身体好,就一直做个“喊潮人”。体验结束告别时,高宜林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责任编辑:

今日推荐